<cite id="pxjfz"></cite><menuitem id="pxjfz"><strike id="pxjfz"></strike></menuitem><var id="pxjfz"><strike id="pxjfz"></strike></var><menuitem id="pxjfz"><strike id="pxjfz"></strike></menuitem>
<address id="pxjfz"><listing id="pxjfz"><menuitem id="pxjfz"></menuitem></listing></address>
<var id="pxjfz"><strike id="pxjfz"><listing id="pxjfz"></listing></strike></var><cite id="pxjfz"><strike id="pxjfz"><thead id="pxjfz"></thead></strike></cite>
<var id="pxjfz"></var>
<menuitem id="pxjfz"><dl id="pxjfz"></dl></menuitem>
<var id="pxjfz"><strike id="pxjfz"><thead id="pxjfz"></thead></strike></var>
<cite id="pxjfz"></cite>
<cite id="pxjfz"></cite>
<var id="pxjfz"><video id="pxjfz"></video></var>
<var id="pxjfz"></var>
<var id="pxjfz"></var>
<var id="pxjfz"><video id="pxjfz"><thead id="pxjfz"></thead></video></var>

古奇 部落鐘表拍賣中的“中國買家”

2019-11-11 21:37:04

亞洲和中國人對于鐘表有自己的審美,所以中國買家也常常在世界三大鐘表拍賣行競拍自己喜歡的鐘表。隨著中國買家對鐘表的需求量的增大,國內的拍賣行也紛紛推出了各自的鐘表專場拍賣。但是,無論是拍賣行,還是鐘表藏家都遠遠離世界頂尖還有一定的距離。


佳士得拍賣會場墻上的亮閃海報,原單奢侈品珠寶兩邊的兩塊腕表分別是佳士得本場拍賣最為期待和寄予厚望的拍品。最終眾望所歸,兩件拍品都獲得高價并分別創造記錄。左邊是極其少見、勞力士1942年產的4113雙追計時碼表,最終創造了勞力士表的歷史拍賣記錄,含傭逾116萬瑞士法郎約750萬人民幣被國際買家競得;而右邊“紅點”百達翡麗月相萬年歷手表3448則創造了該型號白金款的歷史記錄,并以含傭逾170萬瑞郎約1110萬人民幣高價被一私人藏家競得,也是本次日內瓦三場春拍的最高價拍品。


如今,人們熱衷收藏,拍賣業也發展迅速,世界幾大拍賣公司和各國大大小小的拍賣行,可能每天都有拍賣在進行。對于世界鐘表收藏界來講,每年有兩大重要的拍賣時段,即每年在日內瓦進行的春拍和秋拍。春拍一般在5月中上旬,秋拍一般在11月中上旬。這兩個拍賣時段非常令業內人士向往,因為在此期間,世界三大最重要的鐘表拍賣公司:佳士得(Christie's)、安帝古倫(Antiquorum)和蘇富比(Sotheby's)連續三天(分別各為一天)進行全年最有份量的鐘表藏品拍賣。日內瓦春拍和秋拍所接攬的拍品、到場的買家藏家、隱藏在網絡和電話委托后面的重量級人物的份量是全年內其他地區的拍賣所不能比擬的,更多的年度或歷史拍賣記錄,也多產生于日內瓦春、秋拍。

我于去年11月11日參加了日內瓦秋拍的佳士得鐘表專場,雖然錯過前后的安帝古倫和蘇富比,但仍然印象極其深刻,做為處在上升期中中國市場的鐘表人,確實了解和學習到了很多東西。所以今年的日內瓦春拍前,我早早就安排好了時間,為要更加深入了解日內瓦鐘表拍賣:了解在鐘表之都日內瓦,歐洲人如何玩名表拍賣,真實的市場如何,重要拍品的去向,以及我們中國和亞洲買家在其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在我們身邊進行的鐘表拍賣究竟和歐洲人自己玩的重要專場有什么區別。


蘇富比拍賣師在其本場拍賣最重要作品百達翡麗5029P海報前為一件拍品落錘,干脆利落。最終這件5029P也以含傭557000瑞郎約超過360萬人民幣的高價成交。

值得談的有很多,篇幅所限,我只根據近兩次現場感受,擷取幾點可參考的信息給中國買家。

首先要了解三大拍賣公司的特點、地位和影響力。從實力來看,佳士得是毋庸置疑的老大,它是綜合性拍賣公司,鐘表只能算其一小部分,但足以問鼎三大。安帝古倫是唯一的專業鐘表拍賣公司,相比其他兩家,公司最小,但它最具特色和專業度,與鐘表界的關系最為緊密。蘇富比是和佳士得一樣的老牌綜合拍賣公司,名表拍賣可能在其拍賣業務中所占比重可能更小。從拍品來看,安帝古倫涉及的面更廣,無論是價格還是拍品的范圍,無所不包,只要和鐘表相關,都會成為它的上拍拍品,http://www.gucciblog.net/weishang/他們的鐘表專家更加專業。佳士得的拍品品相、高價拍品和重要拍品份額可能居于最高。從買家來看,安帝古倫和蘇富比買家中亞洲和中國買家比例高一點,估計能占到50%左右,從它們重要拍品流向也可看出來。而佳士得拍場中亞洲和中國客戶份量不算大,佳士得的最重要拍品多數為歐洲和美國客戶所得,亞洲及中國客戶拿到的很少。標的越高越有份量的拍品,更會是歐洲人的天下。從拍賣量來看,今年春拍安帝古倫最多,有500多件拍品上拍,佳士得是400多件,蘇富比300多件。最后的拍賣價值,今年蘇富比和安帝古倫各有700多萬瑞士法郎的拍賣總價,而佳士得要達到2000多萬,幾乎是二者之和的兩倍了。


佳士得明星拍賣師為其該場拍賣、也是此次日內瓦三場重要春拍的最高價拍品落錘。

三場拍賣中,中國買家多參與中低價格拍品的競爭,而且競爭時也多是亞洲幾個國家地區間競爭多一些,比如新加坡、臺灣、香港、日本,偶爾還會有北邊的俄羅斯。亞洲和中國人對于鐘表有自己的審美,另外畢竟對久遠精深的鐘表文化和技術還在開始的學習階段,所以中國買家常會出手一些看起來“漂亮”的鐘表,比如琺瑯面的、裝飾精美的、看起來優雅精致的,而對一些制表技術層面、制表歷史關鍵點層面的鐘表作品了解和把握少。所以會出現現場和場外對個別具有重要意義的鐘表作品進行爭奪時,中國買家沒了聲音;而中國和亞洲買家為一些看起來“很美”的拍品爭奪時,歐洲買家高仿原單常常作壁上觀。比如說在勞力士和百達翡麗兩大重要拍品的角逐上,多是歐洲買家、尤其是意大利人在出手,偶有日本和新加坡參與競爭,中國買家就很少了。這次佳士得最終拍價排名前十的拍品中應該只有一件為亞洲買家競得。

中國和亞洲買家對某些品牌的追逐也可以從三大拍賣現場看出。當卡地亞、香奈兒、伯爵等品牌作品出現時,不論好與不好,中國和亞洲買家都會急于出手,而且常常還會拍出個好價格。一些一般品質的百達翡麗和勞力士也有此情況。其實就是大家一起把價格推高了。


安帝古倫上拍一件1997年產限量十塊的江詩丹頓琺瑯鳥表受到亞洲買家最碰,最后以含傭110500瑞郎約72萬人民幣被中國買家競得。圖為拍賣師即將為該件明星拍品落錘。

現場親歷,就可以感受到,雖然我們已經具備一些有份量和有積淀的大藏家買家。但中國買家更多還是在買給自己戴的表,在拍場上找到獨特的東西、相對合適的二手價格。至于真正的鐘表收藏,我們離歐美的玩法、手筆,知識基礎還相差甚遠,很多人還沒到“收藏”的位置。我們需要學習和積累的東西還很多。文章出處gucci部落品牌網http://www.gucciblog.net/weishan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靈璧資訊網版權所有

11选5购彩微信群